原产地标识离服装面料“很远也很近”

  欧盟纺织品原产地标识协议第二读本近日在欧洲议会通过举手表决。这意味着,欧洲成员国正式签署相关协议后,欧盟纺织品原产地标识将成为一项强制立法,对进口纺织品进行原产地“审判”。作为我国重要的纺织品出口市场,欧盟原产地标签法的实施无疑将会对我国输欧纺织品贸易产生影响,其中影响最大的自然是终端产品——服装,那么这对于国内通过直接或间接渠道向欧盟出口产品的面料企业而言,又有着哪些影响呢?为此,记者与一些面料企业负责人取得了联系。从他们口中,记者似乎并未得到理想的答案,但来自一线的声音又确实反映了当前国内面料企业的现状。

  影响微弱,但壁垒再次竖起

  在本次调查中,有一些面料企业还是从记者口中第一次听到这一消息,但绝大多数受访面料企业都表现得较为淡定。由于近些年欧美等国对纺织品的贸易限制频出,中国的面料企业已经练就了坦然面对壁垒、理智提升自身的本领。在不少企业家看来,假若这一次的欧盟纺织品原产地标识协议成立,不过又是中国纺织面料飞速发展路上的一道障碍罢了。

  江苏华佳丝绸有限公司不仅生产面料,也有着自己的服装加工厂,其进出口部副经理陈东良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就以往产品出口欧美的经验,他说:“以往公司出口美国的成衣需要在出口文件和成衣上打上‘madeinchina’的标识,让最终消费者知道原产地在哪儿。而一般出口的商品就是去商检局检测,如果一些欧美品牌客户有特殊检测要求的话,企业就会去他们指定的STS、SPR、SGR等国际检测机构在国内设立的分公司检测,以达到客户的要求。”陈东良表示,公司对国际市场的变化也非常关注,但更多的是要按照客户的要求,不符合客户要求的产品也就失去了市场。

  此外,对于很多面料企业来讲,这次的原产地标识协议并不会对其产生影响,因为“欧洲并没有什么制衣厂,所以我们的纺织面料几乎不会直接出口到欧洲。”宁波雅戈尔日中纺印染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虞黎达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一部分企业的真心话,也正因为这样,虞黎达认为,这次的新政策对中国纺织品,最起码是对中国的面料企业产品出口几乎没有影响。广州永隆世家纺织有限公司在面对这一问题时也表示,他们的产品基本都是间接外销,下游客户以广州女装企业为主,并不直接与国外采购商对接。

  虽然众多的纺织面料企业都表示目前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政策变化不重视。“会时刻关注国内外的市场变化和政策动态,及时调整产品研发和营销策略。”这成为所有纺织面料企业的共识。

  一直以来,欧美都是纺织大县——绍兴县重要的出口市场,据统计已占到绍兴县纺织服装出口的半壁江山。记者从绍兴市贸促会柯桥签证点了解到,以往绍兴县企业申请原产地证的国家主要以中东国家为主,而今年以来输欧美国家的原产地证有所增加。今年办理原产地证约1.8万份,高出去年同期。“欧美市场需‘贴上标签’才放行,这也是办理原产地证增多的因素之一。”该签证点工作人员表示。

  “原产地标签肯定会增加一些企业的出口成本。虽然办理原产地证的成本并不高,但办理该证的前提是要出具相关的产品商检单,而产品商检的费用是较高的。”绍兴兰亭一家自产自销的印染企业负责人介绍,有些出口企业之前并没有对产品进行合格的检测,那么这些都需要补做,若集中在短期内进行,企业的成本一下子会增加许多。

  相关阅读:

  除了担心提高出口成本,在进口国口岸的通关时间延长之外,更多企业负责人更担心因原产地标识缺失或不规范而导致出口纺织服装产品被国外通报甚至被退回。而引发这些担忧的最根本原因在于,多数出口企业认为所谓的“原产地标签”颇有贸易壁垒之嫌。

  不断完善自我,时刻提高警惕

  从2008年欧盟取消我国纺织品出口配额限制至今,欧美等国家针对我国的纺织品贸易保护从未停止,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我国纺织企业不仅要密切关注变化、及时改变策略,更要不断加强产品研发、提升自身竞争力,这样才能在相对不利的形势下占据主动,不被人牵着鼻子走。对于这一点,国内面料企业表示非常认同。

  浙江彩虹庄印染有限公司近几年停止了大规模的产业扩张,而是通过不断提升产品品质、加强内部管理,对品牌进行升级。该公司董事长马建新表示,如今的彩虹庄已不做没有要求的客户的生意。因此,欧美市场对中国纺织品的要求越来越高,这对于彩虹庄来讲反而是一个好消息,是企业持续不懈发展的一大动力,可以迫使自己不断创新研发,采用新技术、新设备,使生产出来的产品符合国际高标准,避开低水平竞争,让自己的产品无懈可击。同时还可以通过变化莫测的外销市场的锻炼,不断自我提升,建立起织造、染整、印花、设计、成衣、渠道、投资、多品牌化运作的操作模式。

  同时,欧美等地对纺织品的贸易保护也让国内纺织面料企业积极地从自身找问题,清楚自身的弱势所在。浙江易真金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沈锦鹏坦言,在工艺方面国内面料企业与国外相比还有差距,某些后整理技术还相对落后。因此,一定要在不断提升自身弱项的同时,把握住自身的优势,并将其发挥到最大。

  位于绍兴的宝纺印染、舒美针织等企业已经在与自营出口、国际大客户合作等方面充分使用了原产地证,并印证了从长期来看“原产地标签”的使用是有所裨益的。据舒美针织经营者介绍,在对一些中东地区国家出口时,其一直都使用原产地证,原产地证就像是该公司的一种身份证明。“我们一直使用的原产地证上面也会标明生产地与生产厂商名称,这对出口企业打造‘企业品牌’是有利的。客商通过做市场调查就可以清楚地了解到:舒美擅长什么产品,品质如何等问题。即使我们还没有在国际市场上做自主品牌,但也能打响‘企业品牌’知名度。”

  可以预料的是,随着“原产地标签”这一类新的非关税贸易壁垒的兴起,今后我国纺织产品出口将遇到新的挑战。不过,虽然“原产地标签”可能侵占一部分配额,增加纺织企业的出口难度与成本,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对于中国纺织企业而言,未必是坏事。在欧盟标准的国际竞争压力面前,纺织企业更要提高竞争力,调整产品结构,只有这样,中国纺织企业才能在国际上站得更稳。而对于中国面料企业来讲,“欧盟纺织品原产地标识”虽然目前还略显遥远,但欧美等地对中国纺织品的各种贸易壁垒却始终像另一只仍未落下的靴子,时刻值得我们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