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费涨价,第三方平台收费高,杀价无底线

快递费涨价,第三方平台收费高,杀价无底线……

 

网店青春不再?

 

“开网店利润薄得不能再薄了,现在物流运费涨价,网上做个店铺要价高,身边好多店主都关门了。”近日,一篇《网店活着不轻易,店主伤不起》的帖子受到不少网店主的力挺。一名业内人士估计,目前活得比较好的网店占比不足15%。在店主们声声喊到HOLD得太吃力之时,我们禁不住要问:曾因低本钱起家被热捧的网店,岂非真的进入了瓶颈阶段?网店的青春是否还能再见?

 

网店如今面对三大难

 

调查案例

 

投入节节高

 

堪比实体店

 

“保证金5万,每个月还要缴费5000元。”今年28岁的邓女士,两年前结婚后一直没有工作,于一年半前在某购物网店开了一家服装店,主要销售青年女装。她本来认为网店本钱很低,但是真正开业之后才发现面对的题目比较复杂。邓女士入驻的第三方购物网站分为收费和免费两部门,免费区域等于大多市民了解的,注册后即可开张经营,而收费部门则需要缴纳保证金、月租以及维护用度。

 

“免费区域流量极少,网民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店铺。”她称,第三方交易平台会将绝大部门流量分至收费区域。而每个月的月租越高,该店铺就在越显眼的位置,当然点击率也会随之猛增。以邓女士5000元的月租为例,她的点击率天天近百个,但有效点击不到10个。因此,部门实力相对雄厚的店主会在店铺上增大投入,“有的投入堪比实体店”。

 

杀价无底线 亏本赚吆喝

 

在某网站卖配饰和鞋子的徐女士,两年前大学毕业后进入店铺步队。“不可能全部摆在白纸、白布上拍摄,有的配饰要戴在身上,拍摄就得找人帮忙。”她说,因为饰品的投入很小,选择了月租很低的店铺。但是,为了图片好看,她特别买了单反相机、反光板等一系列摄影器材,有时还要花钱请模特拍照。

 

此外,有的商家还花钱请人发货,以及把网络服务外包。“在竞争中,经营本钱一步步上去了,但商家们却在拼命压价。”徐女士觉得很无奈,看到同类产品,她很明白对方的进货价格,但是在网络大环境中,有的商家为了赢得更多点击和回头客,“毫无底线在杀价。”

 

不仅如斯,每逢过节,第三方交易平台便开始搞流动。“流动期间,不但商品打折还包运费。”像徐女士这样的低利润店主假如参加流动,几乎都会亏本;假如不参加,那段时间的销量就只有靠老客户支撑,也是亏。

 

运费不断涨很影响生意

 

就在上月,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工商总局等八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电子商务健康快速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到将在北京、上海、重庆等22个省市将开展网络(电子)发票应用试点。据了解,目前当当网、京东商城都在实施,但昨日受访的淘宝网店主们均表示暂时还未接到必需开电子发票的通知。

 

一位李姓店主说,物流运费涨价才是一个挫折,固然这部门钱是由顾客出,但是无疑加大了消费者的投入。

 

“大件商品的运费很贵,好比买个书厨、鞋柜,一共才四五百元,但运费就要几十上百元。”李先生告知,就算普通的商品,2009年时的快递费只有4元、5元,单间出品一般最多10元,但现在大多都是12元、15元。假如顾客购买的商品仅25元,加上快递费得40元,“愿意走动的顾客,会觉得还不如去实体店现场选购。”

 

每月销售额四五万 但每个月都亏钱

 

采访中,让记者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在主城拥有6家实体店的某床上用品老板王炼说,“做网店做了一年多,看上去每个月销售额有四五万,但是每个月都亏。”她有些无奈地表示,要不是实体店的支撑,早就歇业了。

 

王炼说,在某购物网站内,我市做床上纺织品的商家此前共四个,一年来已有两家因撑不外去已经退出了。

 

王炼算了一下账:网店经营一共请了3个固定员工,即发货员1名,网络服务员1名,财务1名,工资支出约1万元。第三方交易平台每个月6000元房钱,每月的促销流动经费数千元,以及办公室、仓库房钱数千元。而网络销售额均匀每月四五万,其中利润不到两万。

 

她说,之所以亏了还要做下去,就是由于看重网络这个市场。在她看来,在本地的实体店已经趋于饱和的情况下,经营网店只要亏得未几也要继承。重庆职业装定做